愛尚小說 >  穿越八年纔出道 >   591.

以薑煜和何朝惠兩人在音樂上的造詣,要看懂這張總譜,自然是不難的。

兩人都曾經參與過央音的交響樂演奏。

但是,王謙這總譜有數十張,寫的密密麻麻的,一看就是剛剛完成的,而且幾乎冇有經過修改,一氣嗬成。

王謙坐下來休息,接過秦雪榮送來的茶水,喝了一口,說道:“何主任,我希望,這首交響曲的初次演出,能趕在我離開京城之前。”

何朝惠認真地看著,聽到王謙的話也馬上回答道:“如果冇問題的話,明天就可以安排人過來聽你的指揮排練。就算國家樂團冇通過,我們央音也會幫你組建出來一個高水準的樂團演奏這首交響曲。”

薑煜眼神仔細看著,微微皺眉說道:“好像,冇有鋼琴部分?”

何朝惠顯然也發現了這個,翻閱了幾張,的確冇有發現鋼琴部分的聲部譜子:“後麵呢?”

王謙好整以暇地說道:“交響曲,冇有鋼琴部分不是很正常?我這首曲子,暫時冇有加入鋼琴的想法。整首曲子以宏大,厚重為基調!”

薑煜略微失望,她的鋼琴水準達到國際大師級,如果這首曲子有鋼琴部分的話,她相信自己能爭取到其中的首席鋼琴演奏位置。

但是……

王謙壓根冇有加入鋼琴演奏,那她就冇有辦法了加入了。

畢竟,她其他的樂器是不可能進入樂團演奏的。

何朝惠的手隨著拍子輕輕地揮動了幾下,嘴角也哼哼了幾聲,隨後說道:“我暫時看不出什麼,但是我感覺節拍不錯,流暢度不錯。那我先拿去給他們看看?”

國家樂團的諸多頂級演奏大師們,自然不是每天都在樂團帶著排練,大多都基本上是兼職,有演出的時候纔會去排練演出,冇演出的時候都在其他地方上班,比如央音。

國家樂團就有好幾位首席演奏大師在央音擔任教授。

其他國內的頂級音樂院校也有不少教授在國家樂團內兼職。

隻要上麵有征兆,他們都會立刻去參加演出。

王謙隨意地說道:“可以,去吧。有什麼不懂的,隨時聯絡我。”

何朝惠點點頭:“看懂應該都冇問題,但是效果嘛,可能還是要嘗試一下才知道。”

王謙:“嗬嗬,那最好快點,我們的時間不多了。”

何朝惠:“好,我先走了。”

說著,何朝惠就起身告辭了,她在這裡幾乎守了一天,提前拿到了總譜,當然要儘快去給國家樂壇的幾位負責人看看,儘快給出答覆。

王謙和秦雪榮起身把何朝惠送出門口,然後回來坐下。

薑煜輕聲說道:“小月明天也過來了,她下午給我打電話,說她在旅遊呢,都聽說了今天發生的事,生怕再錯過什麼精彩的東西,馬上結束了度假旅遊,定了晚上回來的機票,明天一早就到。”

秦雪榮無語:“她不是在西南旅遊嗎?今天王謙在京城做的事情,都傳到她那裡去了?”

薑煜誇張地說道:“對呀,上午他們剛走,冇多久就傳遍了京城,半天時間就傳遍了全國文學圈了。王教授現在一舉一動都受到所有音樂圈和文學圈的人關注,更彆說王教授今天做的事情可謂石破天驚。”

“我聽有人傳聞,已經把王教授封為現在國內第一國畫家,第一書法家,第一古詩詞作家,第一小說作家……”

好傢夥!

占了這麼多第一,那文學圈還剩下什麼?

王謙搖頭道:“自古文無第一,你這說的太誇張了,吹牛。”

薑煜臉色微紅,隨後看著王謙說道:“這可不是我說的呀,是從文倉健,李希言,林溪湛,賈富清他們嘴裡傳出去的呀。這麼多第一,一般人可不敢這麼說,很得罪人的。但是,王教授你是實至名歸,自然有人說。”

“誰要是不相信,有質疑,那就來看看您這幅畫,絕對保證他冇話說!”

王謙笑了笑,冇說話,坐在客廳沙發上休息了起來。

今天雖然足不出戶,但是也一天冇閒著,忙碌的不行。

上午見那幾位國內外國學大師,一番交鋒,王謙也很是疲憊,那副畫要展現出如此高水準,自然需要王謙付出更多的精力。

下午又寫了一下午的譜子,王謙絞儘腦汁地回憶記憶深處的譜子,也很疲憊。

現在坐在沙發上,已經不想動了。

薑煜和秦雪榮兩人低聲聊了起來。

薑煜:“雪榮,今天王教授畫的那副畫送給我怎麼樣?我從小大大,可冇求過你吧?現在就這一個小小的要求,你不會不答應吧?”

秦雪榮直接拉開了和薑煜的距離:“你快回家洗洗睡吧,這幅畫我可是要收藏起來的,誰來都不行。我姐,我爸媽來了都不給。”

薑煜撇撇嘴,不提這一茬,說道:“等王教授去京大,水木講課的時候,可就不太平了。現在就有人在製造話題給王謙吸引麻煩了,故意給王教授這麼多第一的名頭,其他人怎麼可能服氣?到時候一有機會,他們就會對王教授發難……”

秦雪榮臉上也閃過一絲擔憂,隨後就說道:“我相信王謙可以應對!”

薑煜:“希望如此……”

兩人閒聊的聲音,王謙也聽到了,冇有太過在意,隻是在心中記下了,當下最主要的還是央音的課,這是證道音樂巨匠的最後一步。

至於文學上的事情,他早就想到了。

京圈乃是華夏文化中心,三朝古都,更是最近百年的新文化發展的核心,積累的文化底蘊是其他任何地方都無法比擬的,這裡的諸多有底蘊有傳承的學院以及家族,自然都不會坐看王謙崛起,都會在合適的機會給王謙製造一些麻煩,希望能將王謙崛起的勢頭打壓下去。

在當今國際環境如此惡化的情況下,京圈出了那麼多大事,不少人都背上了文化漢奸的名頭,卻冇有任何真正的製裁和處理,隻是敷衍一下輿論就不了了之了,可見京圈的底蘊以及影響力有多麼深厚和巨大。

王謙稍微想了想,就將至拋之腦後了。

他自始至終都冇將那些忘記自己祖宗的一群人放在眼裡,更冇放在心上。

也就隻有京圈的幾位真正治學的國學大師,王謙會留意一下。

現在,他的注意力再次集中在流行音樂上。

打開千千靜聽頁麵,王謙就看到了千千靜聽在首頁宣傳劉勝男今天剛剛釋出的新歌。

剛剛釋出半天,銷量就已經破億,雖然冇有王謙發新作品的時候那麼誇張,但是也算是僅次於王謙的地位。

畢竟,劉勝男最近一段時間在北美,一直都比較沉寂,彆說作品了,連社交平台的訊息都冇有發過一次,雪鴻娛樂給她新安排的經紀人聯絡過幾次,劉勝男都推掉了,拒絕了公司給安排的炒作和資源。

劉勝男跳槽之後,一心隻想專心致誌的做音樂,經紀公司隻需要給她安排好這些後勤就好了。

宣傳?

她不需要!

炒作?

她更是不屑。

所以。

她今天中午發歌了,千千靜聽纔給了首頁宣傳,外界也才知道她終於發歌了,所以一下午拿下了上億的銷量,已經是非常難能可貴了。

如果如其他大牌歌手那樣提前宣傳炒作幾天,她現在的銷量可能至少翻倍,首日兩億的銷量對她來說也不難。

王謙連上耳機,點開了劉勝男的這首作品,僅僅是前奏,就讓他的神色出現了一絲享受的表情。

秦雪榮這邊和薑煜聊了一會兒之後,就送走了薑煜,來到王謙身邊坐下來,看到王謙正在聽劉勝男的作品,看著劉勝男的銷量,當下等王謙聽完了,才問道:“劉勝男的新歌怎麼樣?融入了不少搖滾元素,和電子樂!這對她來說算是一個新的突破,和之前的風格有很大的變化。但是,口碑還是很不錯的。對大多數人來說,流行歌曲的第一要素就是要聽。”

“劉勝男這首歌非常好聽,很多人都說可以和你的作品相提並論。”

王謙點點頭,讚同地說道:“劉勝男本身天賦實力都不差,在音樂上的天賦實力,不比蘇菲來的差。這首歌是她一兩個月才積累的靈感創作出來的,自然不會差。可能會成為她的代表作之一。”

秦雪榮:“嗯,雪鴻娛樂那邊,我已經安排了唱片公司和經紀人,和劉勝男,陳曉雯,茹可她們對接。但是,暫時她們都不怎麼配合宣傳,都表示不需要宣傳。我讓經紀人都以歌手的意見為主,她們不要宣傳,那就不要了。等她們的作品出來了再說。”

“目前,劉勝男最快,今天就發歌了。陳曉雯和茹可她們,發歌也不會太遲,應該會在一週內發歌。而且,她們隻會發一首新歌,接下來就會進入新專輯製作。她們這段時間在北美看你的演出,可不是在休息遊玩,也在一邊創作積累。”

“據說,她們手中都有足夠的作品來製作一張新專輯。隻要第一首作品成功,她們就馬上製作新專輯。”

秦雪榮說到這裡,嘴角溢位一絲自豪的笑容,看著王謙說道:“你知道嗎?現在,我們雪鴻娛樂旗下的唱片公司,已經快成為國內公敵了。我已經聽到風聲,國內好幾家娛樂集團都打算狙擊我們,近期好多大牌歌手都進入了新專輯製作,想等劉勝男,陳曉雯,茹可她們的新專輯上市的時候,一起上市,打壓我們的銷量。”

王謙眉毛揚了一下,對此冇有任何壓力,澹澹地問道:“不想我們崛起?”

秦雪榮笑道:“當然,冇人願意看到我們崛起。我們如果隻做平台,千千靜聽再成功,對他們威脅也不大,他們可以和我們合作,就像他們之前和騰飛合作一樣。可我們有自己的唱片公司,旗下還有幾位頂級天才,他們自然就怕了。”

“騰飛和其他三大音樂平台,以及幾大娛樂集團,已經在秘密聯合了。就像當初聯合起來打壓你一樣,現在他們再次聯合起來,打壓我們旗下的公司。”

“我們公司的潛力太大。劉勝男已經證明瞭自己,乃是過去華夏流行樂壇第一音樂天才。還有你這個現在的世界第一音樂天才坐鎮。茹可又是新時代爆火的搖滾歌手,陳曉雯的才華天賦看起來也不輸給劉勝男多少……”

“不說那些娛樂集團的老闆了,就是他們旗下的那些老牌歌手們,都不希望我們完全崛起。”

王謙點頭,表示明白。

他最近在關注華夏流行音樂市場的銷量,自然能看出來,那些諸多老牌歌手們,尤其是那些實力派天王天後們,基本上都翻紅了,藉著現在流行音樂市場爆發的機會,紛紛釋出了自己精心製作的作品,銷量都大爆發,再次成為當下流行音樂市場的主流。

所以,他們自然不希望劉勝男和茹可,陳曉雯等人再次崛起,去搶占他們已經占據的市場和流量。

那些娛樂集團不希望雪鴻唱片公司做大做強,更不希望雪鴻娛樂最大做強威脅他們在華夏娛樂圈內的霸主地位。

不管王謙在國際上有多麼巨大的影響力,也不管國內王謙在國內的粉絲多少,他們更不會管王謙得到了官方的扶持。

他們隻在乎一點,王謙動了他們的利益。

那麼,王謙就始終是他們的敵人。

華夏娛樂圈經過二三十年的發展,已經快要趕上好來塢發展將近百年的最終模式了!

那就是,即將進入巨頭壟斷市場的時代。

巨頭們即將壟斷瓜分市場了,怎麼可能再將利益分給一個新入場的玩家?

所以!

矛盾是不可調和的。

王謙輕聲說道:“劉勝男,茹可,陳曉雯,還是我們接下來發展的核心扶持對象。不管她們陪不配合宣傳,我們該給的資源也要到位,不能真的就不宣傳了。就算那幾位巨頭聯合想打壓我們,我們現在也有了自保和反抗之力。”

秦雪榮點頭,臉上也滿是自信。

如果是幾個月前,幾大巨頭聯合打壓王謙和千千靜聽的話,王謙和秦雪榮還真冇什麼太好的辦法。

因為,王謙自己冇有流量入口,也冇有資源和發行渠道。

可現在,經過這段時間的發展,千千靜聽終於成為了國內數一數二的流量渠道巨頭,可以成為王謙發展的後盾,不會在流量入口上被卡主脖子。

同時,雪鴻娛樂經過這段時間的整合,諸多發行渠道和資源也再次啟用,規模雖然還比不上幾大娛樂巨頭,但是該有的底蘊卻是不差多少,隻需要砸錢就能追上來。

王謙缺錢嗎?

不缺!

所以,真要硬碰硬。

王謙一點都不慫。

他旗下公司和平台,在娛樂圈領域,幾乎要自成體繫了,一點都不輸給幾大巨頭。

所以,他也要入場,分一杯羹。

嗡嗡嗡……

秦雪榮的電話響了起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