寧初夏肚子痛的倒吸著冷氣,“哎呦,好痛。”

傅墨霆已經六神無主,“痛也給我忍著。”

傅墨霆來不及換衣服,扶著寧初夏就朝外麵走。

尋聲趕來的傅老太,看到傅墨霆和寧初夏緊張的模樣。

氣的無力歎息,“不聽老人言,吃虧在眼前,你們都多大人了。

早就讓你們去醫院,就是不聽。

現在好了吧,要是我曾孫子有什麼三長兩短,彆再給我回家裡來了。”

傅墨霆原本就著急,聽到奶奶的抱怨,沉了臉下來。

“奶奶,初夏都這樣了,您能不能彆火上澆油?”

老太太氣的紅了眼睛,“事到臨頭,怪我的不是了對吧?

看我今天不好好收拾你!”

老太太隨手抓起東西就朝傅墨霆身上砸過去。

好在傅墨霆眼疾手快,帶著寧初夏出了門。

龍嘯生跟梅爾也開門出來。

看到傅墨霆和寧初夏狼狽的模樣,轉身穿了外套出來。

“哥,我跟你一起去醫院。”

他接過戰墨爵手裡的東西,拿了車鑰匙就出門。

二十分鐘後。

醫院。

傅墨霆帶著寧初夏過來,就跟寧初夏進了產房。

接到電話等著的醫生,早就做好了準備工作。

趕忙將寧初夏扶上產床,就開始檢查。

快速檢查後,醫生對戰墨爵說:“傅爺,您不該耽誤這麼久。

孩子臍繞頸,而且傅太太宮口都開了三指了。

由於,她頭胎是破腹產,絕對不能順產。

而且,胎兒已經入股,破腹產也有風險。”

另一名醫生也說:“過程中風險說不準,一旦出現意外,您是保大還是保小?”

聞言,傅墨霆陰沉的臉上,瞬間佈滿陰鷙。

“我不管,我是你們的衣食父母,大人孩子我都不放棄。

要是孩子跟大人出現意外,我要讓你們所有人陪葬。”

醫生麵麵相覷,總覺得傅墨霆的話,太過強勢。

可是,誰讓他是京市的爺。

權衡利弊下,他們還是決定破腹。

很快麻醉師就替寧初夏麻醉,其他的醫護人員趕忙做其他工作。

十分鐘後,手術開始。

而傅墨霆就站在一邊,親眼目睹寧初夏生產的全過程。

當然,這是傅墨霆自己要求的。

他就緊緊攥著寧初夏的手。

看著醫生用刀子割破寧初夏的肚皮,腹開八層,將他們兩個孕育的愛情結晶抱出來。

也就在這時候傅墨霆忍不住流淚了。

他從來冇想過,生孩子竟然會是這種境況。

殘忍、血腥,可以說,女人根本就是死了一次。

也就在這時候,他深深領略到母親的偉大之說!

為所愛的男人,鋌而走險犧牲到這種地步,需要多大的勇氣。

可是,六年前,在他不知情下,她僅偷偷為他生了三個孩子。

那時候,他不在她身邊,她該有多麼絕望啊?

“初夏。”

傅墨霆叫了寧初夏的明細。

可是,用了麻藥的寧初夏早就昏迷了。

根本聽不懂傅墨霆叫她的聲音。

“嗚哇。”

被洗澡清理完鼻腔喉嚨間羊水異物的嬰兒大聲啼哭起來。

清脆的啼哭聲,再次穿透傅墨霆緊繃的神經。